2023年11月12日

白话运动中的变体习语

作者 admin

清末民初,文言文与社会发展严重脱节,民众难以理解。 以黄遵宪、梁启超为代表的知识分子掀起了“我手写我说”、“语文合一”、“崇白话文文”的白话文学运动。 白话报刊数量由早期的几十种增加到370多种。 这些白话文报刊不仅谈论救亡图存和改革,而且在语言使用上提倡白话文,倡导语言变革。 突出表现之一就是习语使用上的不断“破旧立新”,产生了大量的异体习语。

笔者对清末民初近50种白话文报刊进行统计,发现使用的成语有1200多个,有一种或多种异体形式。 这些变体习语取代了原有习语的某些组成部分,但整体含义和用法保持不变。 例如,当时的白话报刊上,“小儿勿欺”被广泛变异为“老幼勿欺”,“望风扬帆”变异为“望风扬帆”。大量异体习语的出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报人打破旧文言格局、建立新语法的决心和尝试。在语言使用方面,正如胡适在《略论文学改革》中所主张的,文学可以“不用典故,不用对仗,不避俗语俗语”。当时的期刊也充分反映了这一点。

一是习语中新语素取代旧语素。 用成语构成语素中的新语素、新白话语素替代成语中的旧文言语素,使成语通俗化、白话化。 例如,当时的白话报刊就抛弃了成语“十之八十九”中的文学语素“之”,代之以白话语语素“分”,形成了“十之八十九”的变体。十”。

二是成语中粗俗语素取代了雅语语素。 成语的构成语素中用俗语素代替雅语素,使成语“不避俗语、成语”。 例如,将“五体狗地”中的“身体”一词替换为相关口语元素“爪”,形成变体“五爪扔地”; 将“皮开肉”中的“裂”改为“烂”,形成“皮开肉”。 烂”。

第三,习语中常见语素取代不常见语素。 白话报刊的读者很大一部分是文化水平有限的底层劳动人民。 为了顾及宣传目标,当时的记者主动回避了成语中的生僻词素。 比如“看着对方”中的“看着对方”就比较不常见,文化水平有限的普通人可能认不出来,所以就用通俗易懂的意思相同的词语。 “看”和“看”被替换,形成“面对面地观看对方”和“面对面地看着对方”的变体。

第四,方言语素取代成语中原有的语素。 白话报刊在全国范围内发展迅速,区域差异较大。 各地白话报刊中不乏方言语素的使用。 记者根据自己的方言和当地的语言习惯,用方言语素来替换成语中的语素。 例如,《蒙古白话报》中的“鸡飞狗跳”变异为“鸡飞狗跛”,《蒙古白话报》中的“鸡飞狗跛”。 《蒙古白话报》,而《吉林白话报》中的“鸡飞狗跛”,则变异为“老羞成怒”等。 “装疯卖傻”、“胡言乱语”在《申报》中变异为“装疯卖傻”、“胡言乱语”。 《江苏》《白话报》中的“与自己无关”最终变异为“与自己无关”等。

五是打破成语内部的节奏和对立。 古代诗歌和作文强调节奏的和谐和对比的整齐。 许多成语的层次搭配得当,内部成分之间结构对比鲜明。 这些成语在当时的白话报刊上变异成韵律不和谐、结构不规则的异体形式。 例如,“千真万楚”变异为“千真万真”,第二、四字之间的对仗“平廄”改为“平平”的对仗。 韵律不再和谐,用词“难免”。 “重复”也与古人的用词习惯不同; 《其上八下》中的“上”和“下”都是方位词,成语中对比整齐,但变体“其上八录”却打破了这样的整齐对峙。

清末民初白话报刊中出现如此之多的异体习语,绝不仅仅是当时报纸作者的“故意行为”。 汉语成语的意义为成语改变构成要素形成变体成语提供了客观依据。 汉语主要是表达性的,形式上不太死板。 正如变体习语所示,习语的整体意义取决于其构成元素的意义组合。 即使结构发生变化或个别语素发生变化,往往也不影响成语整体意义的表达。 例如,将“面红耳红”中的“耳”换成“眼”,形成“面红眼红”的变体。 字面意思发生了变化,但并不影响其“形容因兴奋或羞愧而脸色通红的样子”的意思。 深层含义。

同时,这一时期正处于古汉语向现代汉语的过渡时期,也是文言文与白话文的激烈碰撞时期。 词汇中单音节词的双音化正在迅速发展。 成语语素中的单音节语素受双音节语素的影响。 很容易把这个语素和其他语素组成的双音节词带入成语,以及成语中的其他成语。 语素被替换形成变体习语。 例如,“be感激”受到双音节词“感觉”的影响,产生变体“感觉无穷无尽”。

虽然清末民初的一些异体习语被继承下来,成为现代汉语的语言素材,但大多数异体成语并没有流传至今,而是逐渐回归到传统风格。

一方面,语言的发展具有社会性、当代性和经济性原则。 社会不断发展,新事物不断出现,旧事物不断更替。 相应地,新事物、新现象的出现就会产生新的词语。 在语言表达上,自然会产生更准确、更复杂的词语来描述客观事物。 例如,“用舵应对风/用船应对风/用帆应对风”。 “舵”是控制船舶方向的装置。 在古代社会,很少有人熟悉“舵”这个装置。 反而更容易用“船、帆” 据了解,随着国外带舵机械船的引进越来越多,人们对舵的熟悉程度也随之提高,“随风转舵”这个表达方式也变得更加生机勃勃。 。 另外,语言总是追求更加经济的表达方式,所以人们不断地在正统和变异形式的习语之间进行选择,逐渐淘汰了一些变异习语。

另一方面,成语本身具有平衡和谐、通俗雅致的特点。 许多成语经过几千年的发展,都有自己的特点和规则。 一些成分不对称、韵律不和谐的习语常常被删除。 例如,“喜新厌旧”与“喜新厌旧”是不同的。 “新”与“旧”相对,整齐对称。 前者更容易被接受; 另一个例子是“坐立不安/坐立不安”。 前者平坦对称,后者更加和谐对称。 而且,成语总是在雅俗碰撞、相互制衡的条件下发展起来的。 太流行的成语往往会向高雅靠拢,而太古典高雅的成语在发展过程中也会向流行靠拢。

清末民初白话文报刊对上述成语的变异使用,只是清末民初白话文运动的一种表现。 但我们可以窥见当时白话文运动语言进步的广度和深度,以及当时报刊转向白话文的明显趋势。 。 这场源于清末民初白话报刊的白话文学运动,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创新运动,涉及思想、语言、文学、社会各个方面。 它为后来的五四运动和革命高潮的到来提供了工具和思想。 为现代汉语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作者分别为山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山东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