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3日

文言基础知识学习笔记文言的古今不同义

作者 admin

语言中的词汇是社会现实最直接的反映。 因此,随着社会的发展,同一个词的含义在不同时代往往有不同程度的差异。

 

例如,战国之前,“禄”字的意思是踩,而不是鞋。 当时鞋子被称为“妦”。 “若与葛伟纠缠,可踏霜而行。” (《诗·卫风·葛卫》)“鲁”与“屦”是有明确区分的。 《周易》、《诗经》、《三礼》(《礼记》、《礼记》、《周礼》)、《左传》、《孟子》等也不例外。图书。 从战国时期开始,“鲁”逐渐从动词变为名词,取代了“妦”的地位。

“子”字在春秋战国时期没有“书写”的意思。 相反,它指的是生育和养育孩子。 喜欢:

女子贞操不是一个字,十年却是一个字。

——《一屯》

其官无子,故名静叔。

——《左传·昭公十一年》

上例中,“女人的贞不子”的意思是“女人长期不孕”; “女子真不子”的意思是“让她抚养她的舅舅靖”。 它们都没有“字面”解释。 大约从秦始皇时期开始,“字”就被用来指代书写。 到了汉代,“子”成为“子”的通义,如“分析文字、分析人物”(《汉书·刘歆列传》)。

清代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中也举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他指出,“庙”字的含义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发生了三次变化:在秦朝之前,“庙”的意思是“仆人”。 《诗经》和《左传》都称“宦官”,指侍奉的仆人和太监。 秦以后,多用来指政府。 首先,它指的是中央机构,如太常寺、大理寺等。后来,县级以上政府机构所在地的建筑都可以称为“寺”,如“我的父亲是县官,犯令则杀。十一岁时,常伏于庙门,日夜哭泣。 (《后汉书·岳惠传》)这里的“庙门”就是县衙。 魏晋以来,“寺”成为寺庙的具体名称。 例如:“晋永嘉时,仅有寺院四十二座”。 (《洛阳伽蓝记序》)这里的“寺”,是指僧尼居住的寺院。 据顾炎武考证,“庙”的含义由“仆人”变为“官邸”。 这是因为“秦代宦官在外廷任职”,所以“官邸一般称为庙宇”[26]。 而从“官邸”到寺名,南宋叶孟德认为“自汉以来,九大臣官邸皆名寺,其中之一为鸿胪,其本意招待四代宾客,明朝时期,西域人莫腾珠法兰被白马驮来时,将尸体留在鸿胪寺,即使死后,尸体也没有受损,于是他就住在寺里。后来,这里被认为是塔的住所,也是洛中的白马寺。僧人的住处被称为寺庙的起源”[27]。 由此可见,词义的发展变化与社会现实的变化密切相关。

另一个例子是“仅”这个词。 词义的发展变化仍有一个曲折的过程。 在先秦两汉时期,是指数量极少,或者说情况被限制在一个下限,比如:

狡猾的兔子有3个地洞,只能避开它的死耳朵。

——《战国策·齐策》

但在六朝至唐宋时期,“惟”是指数量极多,或指达到一定高度的情况。 它的意思是“几乎”、“几乎”等,例如:

初守睢阳时,兵丁仅万余,城内百姓数万。 当巡逻队询问他们的名字时,他们都认出了他们。

——韩愈《张忠诚传跋》

这里的“只有一万人”并不是说只有一万人,而是近万人,意味着数量很大,也说明了张巡的超强记忆力。

由于用力,纪念碑被推开,却一次又一次地倒塌。

——罗隐《说石烈士》

“唯倾浩(坠落)”是“快要坠落”的意思。

唐宋以后,仍用“惟”来表示极小的数量。 如归有光《香积轩志》:“香积轩是旧南阁之子,室唯方丈,可容一人。”

了解古汉语中的词语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含义对于准确理解古汉语是必要的。 正如明代学者杨慎所言:“读一代之书,必懂一代之言”[28]。 例如,知道“唯”字的意思变化。 读《韩非子·内楚说》“城南门外,多牛车,唯一能行”,可以断定《韩非子》是一部先秦著作,而“惟”字这里的意思是“仅”。 而白居易的《赵国闲居》中,“田野里尽是槐花,却几乎没有人迹”,写于唐代,所以最后一句应该这样解释“几乎没有人类的踪迹”。 又如,我们了解到“信”的“信”义是在中唐时期才开始存在的。 魏晋以来,“信”作为名词,多指“使者”。 所以当我们在《世说新语·文学》中读到“他又传信去还,太傅却留着”,以及古乐府“有信寄多,而无信心记”时,不会将里面的“信”误认为是“信”。 信”。

从古汉语到现代汉语,从文言到白话,不同含义的词语越来越常见。 例如,白话中的“揭开”一词意味着将被覆盖或粘在一起的东西分开。 但在文言文中,它的意思是“高举”,如贾谊《秦经过》中的“砍树为兵,举竿为旗”。 因此,“清如无露”这个成语不能解释为“清明如揭”。

又如“正”字,在现代汉语中是僵硬的意思,但在古汉语中则是“倒下”的意思。 “望尸戒酒”(《史记·苏秦列传》),“望尸”就是假装倒下。 “今大石自立,枯柳复起,非人所为”(《汉书·隋红传》)。 “枯柳”指的是倒在地上的柳树。 成语“蜈蚣死了也不躺下”,这也意味着蜈蚣因为腿很多,所以即使死了也不会躺下。

汉语中有很多词,古今意义相同,但也有不同的意义。

比如“就”这个词,在古今中都有短暂的意思。 但在现代汉语中,“就”可以表示“暂时”,而这在古汉语中是没有的; 在古汉语中,“就”有“突然”的意思,现代汉语中没有“突然”的意思。 例如《史记·李将军列传》:“(李)光暂跃上马”。 “九亭”是“突然跃起”的意思。 白居易《琵琶奏》:“如听仙乐,耳一时明亮。” “九明”是“突然晴朗”的意思。

又以“步”字为例。 “突然”在古今都有迅速的意思。 不过,在现代汉语中,它主要用来表示“突然”或“突然”的意思,而在古汉语中,它主要用来表示“反复”的意思。 例如,“我问李恪:‘吴为什么死?’ 李克用回答说:‘骤战,骤胜。’”(《吕氏春秋事危》)“骤战骤胜”,就是“骤战骤胜”,屡战屡胜。 “时间不好,很容易就得到了。” (《楚辞·九歌·向夫人》)“突然成功”就是多次得到。 “突然”是“反复”的意思,这是古汉语中常用的意思。 段玉裁又说:“今之‘宿’,是暴病之词,古时是‘复发’之词。《左传》、《国语》凡提到‘突然’,都是‘反复’的同义语。” [29]

虽然汉语中的一些常用词语在古今中具有相同的基本含义,但由于社会的发展和客观事物本身的变化,词语所反映的具体内容在古今中并不完全一致。

比如“诸”字,在先秦时期就有了。 和现代一样,“蜡烛”也用于照明,但不是后世的蜡烛,而是用荆条或麻芦苇制成的火把。 因此,必须由专门的人来持有,如“童子持烛坐角”(《礼记·檀弓》)。

“坐”字古今基本意义相同。 但“坐”的姿势却大不相同。 古代的坐相当于现代的跪。 坐下来,膝盖放在地上,臀部放在脚后跟上。 这种姿势也叫“静坐”; 如果腰部挺直,臀部远离脚后跟,则称为“长跪”,也称为“危坐”,是一种恭敬、严肃的表情。 这就是成语“端坐”的意思[30]。 了解古人的“坐”姿,读《三国志·管宁传》中记载,关宁常坐在木榻上,时间长了,“榻已磨过膝”。 ”,毫无疑问。 我们今天“坐”的方式是臀部着地,双脚向前伸。 古时称为“祭举”,是一种很不礼貌的姿势。

又如“步”字,古今常用,指用脚行走的距离。 但今天,人们把不迈一脚当作一步,把距离当作一步。 古人云“一抬脚为一步,再抬一脚为一步”。 也就是说,两脚向前迈一步,合起来的距离称为一步。 可见,今人所说的“步”,就是古人所说的“步”; 古人所说的“步”,就等于现代的两步。 《荀子·励学》“一跃不能十步”。 这里的“十步”就是现代的二十步。

汉语双音节词在古今中具有不同含义的情况并不罕见。 例如,“土”一词在现代汉语中指的是土壤。 但在古汉语中,多用来指乡村。 例如:

我和吉有幸拥有同一片土地。

——《汉书·孙豹传》

天下士大夫捐亲,弃土,箭石之间跟随君王。 他们的计划是希望他们能够登上龙鳞,插上凤翼,以实现自己的目标。

——《后汉书·光武帝实录》

又如“感恩”一词,在今天的意思是“因为对方的好意而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但在古汉语中,它的意思是受感觉启发。 例如:

更有传言“首相率领30万人抗议(中)集会”,希望夸大事态,感谢民众。

——《三国·魏书·三少帝实录》

从前,长安有一个市侩,名叫刘忠实。 有一次被城官羞辱,他庆幸得被砍掉了双脚。 他践行自己的知识,实践中学习,名扬天下。

——《三国志·魏书·裴谦传》

“感谢民心”并不是感谢大家的思念,而是指导战士们要因情而受到鼓舞。 后一种情况,说刘忠实受辱后“感恩”,可以明显看出与今天含义的区别。 “因报恩,故先帝获准驾”(《出师表》)中的“报恩”也应如此理解。

对于一些双音节词来说,古今意义的区别体现在词的情感色彩和褒贬意义上。 例如,称人为“奴才”就是使用该词的隐喻意义。 这出现在《诗经》中。 也是现代汉语中的常用词。 但到了现代,专指坏人的心腹,带有明显的贬义。 但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它的意思是值得信赖的武官和得力的助手。 它不但没有贬义,反而还有褒义。 例如:

报告说:“将军是国家的奴仆”。

——《汉书·李光素简传》

现在你是国王的爪牙和国家的附庸。

——韩愈《与凤翔行商书》

理解了这个区别,我们就可以发现杜甫《大游记》中的“奴才失手,胡兵归凉”。 其中的“爪牙”也应该是指与“胡兵”相对的唐朝将领,而不是敌人的爪牙。 “击中其爪牙,可惜未中”的解释是错误的。

又如“横行”一词,在现代汉语中也带有强烈的贬义含义。 古代文献中并非如此。 例如:

此时,众人皆猖狂,不知西东。 它嘴里叼着食物游泳,肚子饱了就茁壮成长。

——《淮南子·楚真训》

我的心充满悲伤,我的目光迷茫,我的脚步狂野。

——《吴越春秋》卷三

这里的“猖狂”一词泛指发呆的意思,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现代汉语的“嚣张”一词是词义延伸和发展的结果。

不了解古今词义的区别,是我们今天不能成功阅读古书,甚至误解古书的重要原因。 比如,有人把《史记·齐惠王世家》中“皇后之子是畜生”这句话解读为“吕氏待朱虚侯、刘章如子”。 《史记》中的“子”,现代汉语直接译为“子”。 这是不了解古今词义差异而造成的误解。 刘章是齐惠王刘飞的儿子,刘邦的孙子。 按辈分来说,他也是吕后的孙子。 吕后视孙子为儿子,并提高他的辈分。 这不是说明她很看重他吗? 但从上下文来看,吕后其实很鄙视这个年仅二十岁的年轻人。 可见,这里的“子”显然不等于现代汉语中的“子”。 原来,“子”字在古汉语中就是“小孩子”的意思。 喜欢:

大儿子立即进屋,把金子拿了走,独自欢喜。 庄生因被儿子背叛而感到羞愧,就去见楚王。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儿子动了不知要做什么,行动了不知要往哪里去。

——《庄子·耿桑楚》

这些例子中的“儿子”只有小孩子才能理解。

在谈到古今词义的区别时,还必须指出的是,古汉语中有一些词经常一起使用,但它们的含义并不等于这些词含义的总和。 是一定时期、一定地区流行的成语。 它们的含义和用法在现代汉语中也找不到。

例如,在先秦两汉的古籍中,常用“家族”一词。 这并不意味着来自家乡的人。 例如:

尧将天下赐给许攸,许攸丢下家人逃走,家人把他的皮冠藏了起来。

——《韩非子·说林》

家里人来客,尚有崇尚卓越、创新之乐,但县令呢?

——《盐铁论·崇礼》

这些例子中的“家人”都是指“普通人”。 “惠帝与齐燕王相饮,如亲人”(《史记·齐惠王家丧》)也表示他们以平等的礼仪相待,就像普通人一样(无论君主如何)和部长)。 有人译为“平等相待,如家人”。 这是一个误会,因为他们不知道“家人”在当时是一个习语。

又如“不能”连用,在中国古文中经常出现。 但并不意味着“不能”,而是意味着数量不足、不满意。 正如杨叔达所说:“古人说,不到一定的数量,就不可能”[31]。 例如:

故数年不可预测,千里之马三至。

——《战国策·燕策》

“不能延长一年”是指“不到一周年”。

现在大王的军队,连吴国、楚国的军队都比不上。

——《史记·淮南王列传》

“不到吴楚十分之一”就是“吴楚不到十分之一”的意思。

有时会写成“失败”。 “从都尉上任到现在,还不到十天,燕王是怎么知道的?” (《汉书·霍光列传》)“未过十日”就是“不到十日”。

上面例子中的“can’t”一词通常被理解为“无法实现”。 虽然大意相似,但却犯了多加文字来解释经文的错误。 “今日韩信虽有数万大军,但也不可能,他千里之外袭我,也够了!” (《韩鹏英·鲁吴传》)“其实不能”,即“其实不够”,是指韩信的数万大军。 事实上,它小于这个数字。 王先谦不明白“不能”的意思,误认为该句应断在“能”字的下属“不能”之下[32]。

阅读古籍时,要特别注意词义随时间的变化。 由于目前还没有完整的《汉语词典》,因此很难把握这些差异。 在阅读实践中,一定要查阅参考书,吸收前人的研究成果,不断分析比较。

【笔记】

[1] 详见《战国策·齐策》。

[2] 见王念孙《读书杂志》第七卷。

[3]《严家训·书证》。

[4]《礼记·曲礼》疏。

[5]《汉书·高后记》注解。

[6] 参见《少室善房毕丛》。

[7] 参见《逸夫》。

[8] 见王念孙《广雅疏证》卷七。

[9]唐澜《中国文字学》第27页。

[10]王引之《经艺书文》卷31《通说》。

[11]傅定一《连面辞典繁隶》。

[12] 见《辞通》序。

[13]《读书杂志》第16卷《余评》。

[14]《广雅疏证》卷六。

[15]《广雅疏证》卷六。

[16]姚维瑞在其《古书疑问补例》中引用了陈力的话。

[17]龚自珍在《段先生定稿续世说文》中引用了段玉裁的话。

[18]杨树达《汉语高级语法》第16页。

[19]《说文解字注》“朱”注。

[20] 见《尚书·正义盘庚》。

[21] 见元李业《精斋古今拾遗》卷一。

[22] 见顾炎武《日知录》卷三十二、赵翼《一语丛考》卷二十二、钱钟书《管最编·史记》。

[23] 见《古书疑例》二十三卷、《汉书公馆》第四卷。

[24]见《古书疑例》第二十三章、《汉书公馆》卷四。

[25]姜源《说文解字注序》。

[26]见《日知录》卷28。

[27]见《石林烟雨》卷八。

[28]参见《常用词》卷一。

[29]《说文解字注》第十页载“步”注。

[30] 见郝以星《尔雅亦疏·训诂》。

[31]《汉书关关》卷四。

[32] 见《汉书拾遗》。